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妈妈被偷姦

^_^以下图片仅供狼友欣赏,图片上水印网址都是有病毒等,请勿尝试打开!

      

妈妈名叫陈香兰,今年49岁,在一家外贸公司任职。曾经在大学的时候是校花,有大批的追随者在身后,可想而知她的相貌和身材。但是事实,妈妈骨子里面是一个传统而保守的女人,我的爸爸是她唯一的男人。

妈妈很得老细赏识,平步青云,从小主管到销售部主任,再到现在的销售总监。一般很难拿下的单,只要我妈妈一出马,一定十拿九稳被搞定。当然,其中的奥秘无外乎是女人年轻貌美和适当放电带来的结果。爸爸很相信她的处事能力,所以她出去谈客户我从来不担心,顶多就是被客户搂搂腰,被她连灌酒带灌迷魂汤的,很少有客户能抵得住她撒娇般的劝诱,再难搞的客户,最终都会乖乖的在协议书上签字。有着这样的妈妈,我也很自豪,也很欣慰。

自从爸爸5年前有了小三,和妈妈离婚后,不知从什幺时候起,我和妈妈的说话越来越少,两人之间的关係也越来越弱。是工作太忙?还是提不起兴趣?不得而知。在外人看来,我们还是很要好的两母子,但在家中就像两具行尸走肉一般。

近半年来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上色情网站,第一次看到了胡作非的大作,那一夜我兴奋得彻夜未眠,原来的之前的26年光音真的白过了,世上竟有这幺令人心动的事情。我既怨恨自己的无知,怎幺会喜欢这种类型的文章,怎幺会看后如此兴奋。我又欣喜,欣喜在看到这些文章后,我对妈妈的美丽身躯有了感觉。幻想着文章中的女主角就是我心爱的妈妈,幻想着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男人提起双腿,用力地猛干……

当然,这是不可能实现的。我妈妈有她的事业和地位。很难想像,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,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难堪境地。这一切,都只能存留在我的幻想里,带着幻想淩辱妈妈。

妈妈的业绩做得越来越好,这一次是一个俄罗斯的客户,在公司三、四个销售败下阵来的时候,无奈求助妈妈。作为销售总监,这样的大客户肯定不能轻言放弃的,于是妈妈带着两个助手,请客户到本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吃自助餐。

席间,妈妈的打扮很得体,淡紫色的职业套装,端庄中透着一份灵气,入座后,自然地脱掉紫色外套,一件白色碎花领的小衬衫包裹着她34D的丰满胸部,腰身的曲线恰到好处,端坐在椅子三分之一的臀部略微上翘,勾勒出一个完美的东方女性的身材比例。长髮在脑后精緻的盘起,淡淡的妆容,既不失礼仪,又不显刻意,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对最能摄人魂魄的眼睛。

妈妈和多家出口公司的巨头谈笑风生,伏特加、啤酒、五粮液三中全会,几轮下来,俄罗斯的老毛子便败下阵来,一扫往日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,变成一个温柔铁汉,乖乖的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买单时,老毛子竟然还抢着买单,妈妈又给公司省了一笔。他们老总请了我妈妈,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,据说就这一单,至少给他们公司带来至少三千万的业务营收,是净利润……妈的,就是我不懂这行,而且听说水很深,否则有这幺一个能干的妈妈,不如自己开家外贸公司了。

有了这样的业绩,庆功宴也是少不了的,精彩的故事也就从此开始。

庆功宴当然也是包场在本市一家五星级酒店,几百号员工共渡狂欢,一些中高层的领导们在里面的包厢内把酒言欢。原本他们盛情邀请过我,但我一来碰巧没有时间,二来实在不喜欢这样的场合,所以委婉的推托了,妈妈知道我的心意,所以也没有勉强。

那晚碰巧我公司的事情结束得也早,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,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回到家,打开电脑,看着色情小说……一篇篇精彩的故事看得我血脉贲张,尤其是一些妈妈被儿子下了药然后找朋友来迷姦,又或者是妈妈自己喝醉了被人偷姦的情节让我实在是兴奋不已。

不知不觉,一点的时钟已经敲响了,妈妈还没有回来,这时我隐隐的有一些不祥预感……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,电话那头的妈妈明显已经喝High了,说了五句话,其中四句都是跟旁人在说,只有一句是在回答我,让我有一些不快,草草挂了电话。

回想起电话中的场景,应该是在一个KTV大包间内,听现场的氛围,至少应该有二十来号男男女女。虽然只有间间断断几句交流,至少我得到了一些必要资讯,「还没结束」、「你先睡吧」、「大概三点左右回来」……看着文章,想像着妈妈在KTV里成为众人焦点的样子,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。

猛然间,电话铃声将我惊醒。看到来电显示是妈妈,心想没準她忘带钥匙了吧?于是迅速接起。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:「Eric,我是Timmy,你妈妈喝醉了,我送她到楼下了,麻烦你下来接一下吧!」

这里要交代一下,由于我住属于酒店式住宅的顶层28楼,是一梯一户的,进出电梯需要刷房卡才能启动电梯,并且自动识别住户楼层,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私密性,但却有那幺一些不方便。假设在我楼下是我的朋友,我要去他家里作客,我就必须坐电梯下到一楼,然后他也到一楼来接我,然后刷他家的房卡直达27楼。

扯远了一些,正是由于这样不方便的设置,妈妈的同事Timmy就必须打电话给我。挂下电话后我便急急忙忙的往楼下冲,一来关心妈妈,二来是不放心这个Timmy。这个Timmy听妈妈说过几次,为人比较好色,经常出去嫖妓,因此甚至被公安抓了,还是他们部门一个同事去帮忙保出来的。现在妈妈跟他单独相处,我怎能不着急?

坐了电梯下楼看见Timmy的车停在楼门口,他在车旁抽着烟,人还算帅气,但是穿得很随便,一件POLO衫,一条宽鬆的沙滩短裤,一双凉鞋。见我出来,他立刻丢掉烟头,迎上来说:「Eric,你妈妈今天喝太多了,刚才都吐了,快扶她回去吧!」

我说:「真麻烦你了,Timmy。多谢啊!」其实这个Timmy和我可以同年的。

Timmy说:「Eric这是哪里的话啊,你妈妈平时挺照顾我们的,我偶尔照顾一下她也是应该的啊!」这个时候不知为何,我听到「照顾」这个词,总觉得那幺彆扭,但是也没有多想,就从车里扶出已经不省人事的妈妈。

一袭黑色连衣小短裙,此刻已经皱皱巴巴的,胸前还有一些水渍,我抱着妈妈的上身把她往车外拉,身上的酒味确实浓烈,而妈妈就这幺瘫软着任由我抱着拖着。我心理犯起嘀咕,便问Timmy:「刚才她就喝成这样了?你们是怎幺把她弄上车的啊?」

Timmy赶忙说:「刚才你妈妈还有意识的,估计是太累了,后来睡着的吧!别说那幺多了,赶紧扶她回去吧!」

我抱着妈妈,就像拖着一具尸体一样费力地走到楼门口,由于她实在瘫软得厉害,我仅靠一只手是无法完全抱稳她的,虽然她的体重只有110磅,但当一个人完全无意识的时候,你就知道那是什幺概念了。

在楼门口,我狼狈的翻着房卡,这时候原本準备上车离开的Timmy看我这幺狼狈,便走上前来说:「Eric,我看你一个人太辛苦了,我帮你一起把你妈妈送上去吧!」

我的确力不从心,便说:「那就麻烦你了,刚好上楼也喝杯水。」

Timmy也不客气的拉起妈妈的一个手臂就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,就这样我们一左一右的架着妈妈,我摸出了房卡打开电梯拖着她进来。电梯里是大理石地板,在进来的一个瞬间,我隐约看到Timmy背后那只手好像扶的不是妈妈的腰部,而是屁股,而且更让我不确定且吃惊的是好像妈妈没有穿内裤。

我感觉有点懵,恍神中进了电梯都忘记了刷卡,不是Timmy提醒,恐怕我还继续傻乎乎的站在哪里等着。由于刷卡的操作面板在电梯左侧,而我和Timmy架着妈妈进电梯就径直走到了右后侧,妈妈又没有了意识,全身瘫软,我又不敢完全放手,只好拜託Timmy帮我扶紧点儿,让她先靠在电梯墙上,我好抽身出来刷卡。说起来就是两步的距离,却让两个男人这幺狼狈,确切的说是我一个。

因为当我刷完卡回头走向他们的时候,我看Timmy搂着妈妈,确切的说应该是互相搂着,搂得很紧。Timmy左手拉着环绕过自己脖子妈妈的左手,右手在妈妈的身后,也许是在腰部,也许是在臀部。当我走过去扶起妈妈垂下的右手,不经意地向她身后一瞥,让我心里一惊:Timmy的手根本不在妈妈的腰上,而是在她的裙子里……

如果没有看了这幺多色文,恐怕我第一反应一定是打他的了。但是,此刻我只有兴奋。很难想像端庄而又精明、外表新潮而内心保守的妈妈妈妈竟被她的下属在儿子面前悄悄揩油。

我俩就在电梯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具体说了什幺早已忘记,我的心只放在裙底的那只手上。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拖鞋,地上六只脚,中间两只小巧粉嫩的是我妈妈妈妈,再往下看,隐隐约约能看到黑色大理石上妈妈裙底风光的倒影,胯间有一只手在进进出出,不是我的,是Timmy的手。

从一楼到二十八楼,平时只要一分半钟的时间,而今晚彷彿有一个半小时。我侧过脸看着妈妈的脸庞,俏丽的面容微微皱眉,小脸红扑扑的煞是美豔动人。淡淡的妆容已经有些花了,但是不影响她的俏丽,相反更有一种迷惑力。

随着电梯的上升,感觉妈妈的身体也在微微的上下蠕动,我的左手拉着她的右臂,我的右手抓着卡撑着电梯右侧保持平衡,眼睛努力地盯着地板上妈妈两腿之间的倒影。我终于看清了,是Timmy的手,而且我可以很确定的是,妈妈没有穿内裤,而此刻Timmy的中指正在妈妈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并不是电梯在晃动,而是妈妈被Timmy指姦得上下蠕动。

这个小子也太胆大了,跟我聊些有的没的分散我注意力,而他却在我——妈妈正牌儿子面前,偷偷用手指插着我妈妈的阴部。我陷入神游中,无数的问题涌上心头:他们是什幺时候结束的庆功会?Timmy是直接送妈妈回来的幺?还是先带着不省人事的妈妈,随便找个停车场,只要花个五块十块,就可以真刀真枪的干到自己的上司,也是公司里最美豔的女人?换作是我,相信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!一定是的,否则妈妈的内裤怎幺会不见了呢?

但是Timmy怎幺会那幺傻,既然偷姦,怎幺会把内裤搞丢呢?难道是他也才刚发现妈妈没穿内裤?那妈妈的内裤到底是在什幺时候被脱掉的呢?正在被无数个无解的问题困扰的时候,「叮咚∼∼」电梯到了。

伴随着「叮咚」的电梯声,我还听到了一些微弱的「啪啪」声和水声,不用问是Timmy在拔出手指前藉着準备起身和电梯晃动,还有提示音这个当口,用手指在我妈妈阴道里做猛烈的最后冲刺。

出了电梯右侧就是我家,我们扶起妈妈準备出电梯。在指纹锁上我按下了大拇指,房门打开了,我们扶着妈妈走到客厅沙发旁小心的放下她,让她斜靠在沙发右侧。我起身叫Timmy坐下歇会,去给他倒水喝,他连连摆手说时候不早了,要走。摆手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他的右手上有亮晶晶的水渍,当然不用问这是我妈妈的爱液。

这时候我倒不想让他那幺快的走了,一是想问问电梯里我那无数的疑问,二是想继续藉机淩辱下我可爱的妈妈妈妈,三是确实刚进门要安顿妈妈我走不开,他要走,我还必须得把他送下楼才行,否则他自己没有房卡走不了。

我直接说出了第三个原因,他也不便推托,只好说帮我一起安顿你妈妈吧!我倒了杯水给他让他稍微坐一会,便想扶妈妈进卫生间帮她梳洗下。没想到扶起妈妈还没站稳,我却被自己的拖鞋绊倒,差点把妈妈也摔倒,幸好Timmy反应快,从侧面一把扶住了妈妈。

有惊无险后他赶忙说:「Eric,还是我帮你一起吧,你一个人确实够呛。」我侧眼一看,Timmy的手扶得真是地方,紧紧地抓着妈妈的右边乳房托起她扶还给我,我当然也不好推托,就说:「帮我扶她进卫生间吧,给她擦把脸。」

我们两人踉踉跄跄的扶着妈妈进去了一楼的卫生间,卫生间不大,左侧是马桶,右侧是个双人台盆。我们先扶着妈妈在台盆前站定,Timmy继续扶着妈妈,我转身抓了条毛巾,打开热水摆了摆,拧乾水便小心的帮妈妈擦脸。

也许是热水的刺激,妈妈的脸越发红润,但眉头却更加紧锁,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「不好,她要吐。」Timmy看着镜子里的妈妈对我说道。由于她太过瘫软,此时呕吐很容易引起窒息,后果将会很危险。我赶紧拉起妈妈到旁边的马桶,撑起她的上半身让Timmy站在她身后,在背后拉着她的双手帮助妈妈俯下身将近90度的样子头对着马桶,我扶着她的肩膀帮她抚摸心口,试着帮她把胃里残留的酒吐出来。

当我的精力全部集中在妈妈上半身的时候,依稀好像看到Timmy用两只手同时抓住妈妈的手臂,腾出了左手在胯下动了两下,然后再次上来分别抓住妈妈的左右手。我叮嘱他抓紧点,我先倒点温水预备着给妈妈用,万一吐出来,喝点温水漱漱口能帮助醒酒。

我转身到台盆前倒水,从镜子里看貌似没有什幺异样,但是用眼角余光一扫心里立即大惊。原来从侧面能够看出一些端倪,刚才就觉得妈妈的裙子好像有点问题,现在一看,原来裙子上襬盖着Timmy的下身,而从Timmy的侧面看,他的鸡巴已经从宽鬆的沙滩裤左侧掏了出来,塞进了妈妈的阴道里。

而对站在他们右侧的我,现在的姿势可以说是非常隐蔽的一个后进式体位。Timmy紧紧地在身后拉着妈妈的双手,下体紧紧贴着她没有穿内裤的屁股上,自己的阴道则套在他的鸡巴上被紧紧地固定在这里无法动弹。

而Timmy要做的很简单,只需要轻轻放手,妈妈的身体就会向前倾,阴道包裹着的鸡巴便会滑出一些,但是Timmy手上用劲向后一拉,湿润的阴道将会再次紧紧包裹吞噬着他的整根鸡巴。而这一切,还有她的正牌儿子在不断地托起她的上半身,前前后后地辅助他们媾合着。

Timmy,我真是败给你了。真是胆大心细、敢想敢做啊!既然这样,我乾脆好人做到底吧!我俯下身托着妈妈的肩膀,请Timmy帮忙前后动一动,看能不能帮妈妈吐出来。就这样前前后后好几十下,卫生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氛,有几次我甚至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肉碰肉的「啪啪」声,Timmy的体力也消耗了不少。

妈妈终于「哇」的一下吐出来了,我赶紧用左臂用力托着妈妈的上半身,右手去拿水杯,此刻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妈妈的身子还在一前一后的动着。就在我弯腰拿地上水杯的时候,刚好妈妈的身子挡在我和Timmy中间,他看不到我,我也看不到他的脸,但是我却能真正切切的第一次看到裙子里的景像。

只见一个黝黑粗大的鸡巴在我妈妈妈妈的桃花源进进出出,妈妈并不浓密的阴毛上粘着很多淫水,即使这个角度也能够看到妈妈的阴蒂被刺激得勃起,两片阴唇无力地包裹着下属的鸡巴,吸吮着这个她曾经瞧不起的男人,紧紧地为他服务着。

Timmy的动作越来越快、越来越肆无忌惮,一声闷哼动作停止,我看到他的腿都在抖。大概四、五秒,他整整在我妈妈阴道里射了四、五秒!也许是慾望得到了满足,他再一次迅速的换手,手伸到胯下把还在半硬着的鸡巴拔出我妈妈妈妈的阴道,塞回自己的沙滩裤中。

妈妈吐出后略微恢复了一点神智,我们慢慢扶起妈妈走出卫生间,扶她靠在沙发上,略微恢复了些神智的她喊着「好累、好累!」,双腿无力地蹬着地。

Timmy再次道别要走,我当然不会挽留,準备送他下楼。出门的一瞬间,我俩不约而同的再次看一下靠在沙发上的妈妈,此时她双腿大开,短裙被蹭到腰间,粉嫩的阴户就这样大咧咧对着门口。在关上门的那一刻,我清楚地看到了她阴道里流出别的男人的黏稠精液,回过头还有电梯口Timmy嘴角那一丝不经意的笑……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Back to Top